女神都还看

相似推荐

关注我 么么哒

红楼梦林黛玉结局之死 为爱情而生为爱情而死

  红楼梦林黛玉结局之死 为爱情而生为爱情而死
红楼梦林黛玉结局之死 为爱情而生为爱情而死

  在林黛玉如流星般短暂而光辉的一生中,对她最重要的莫过于和宝玉的爱情了。爱情,连结着这个少女的生与死;它既给她带来了莫大的安慰和幸福,同时也给她招致了巨大的不幸和痛苦。

  她仿佛本来就是为了爱情而来到这个世上,小说第一回,作者就编造了一个绛珠仙草和神瑛侍者“木石前盟”的神话: 西方灵河岸上有绛珠仙草一株,因得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,遂得脱却草胎木质,得换人形,修成个女体。后得知神瑛侍者要下世为人,她便说:“我也去下世为人,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。”这神瑛侍者和绛珠仙草便是宝玉和黛玉的前身。可见黛玉生来就是为偿还爱情的眼泪而来。
红楼梦林黛玉结局之死 为爱情而生为爱情而死

  果然,自从她踏进贾府的门槛,她便被卷入了那无休止的感情风波和煎熬之中。老祖宗贾母出于对孙子和外孙女的疼爱,把他俩一同安排在自己的屋子,使他俩“日则同行同坐,夜则同止同息”,“耳鬓厮磨,心情相对”,从而为他俩准备下了爱情的摇篮。事情就是这样奇怪: 在实行着严格的封建统治的荣国府中,他们竟然找到了培育爱情种子的缝隙,开始了他们之间互相试探心灵、互相捕捉对方情感的恋爱过程。而当他们的“心事”日渐外露时,贾母这个谙于世情的老祖宗竟然又不懂得那些信号的意义,把他俩之间的气恼、拌嘴,当成了是小孩子的相处不和,抱怨他们是“两个不省事的小冤家”。于是,在这种“孩子”看法的掩护下,她和宝玉的爱情种子暂时避开了封建阶级的眼目,迅即得到了快速的生长。

  林黛玉对宝玉的爱情一直以一种微妙而奇特的方式进行着,他们之间较少卿卿我我,而较多风风雨雨。特别是黛玉,她在宝玉面前从不表示信任,一有机会,她就要用各种方法来测试宝玉对她的爱情,永无休止地拷问着宝玉的心。
红楼梦林黛玉结局之死 为爱情而生为爱情而死

 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,除了因为在封建时代,在他们这种贵族家庭,爱情不允许正面直接地表达外,更重要的,还因为在他们之间,横插着两个可能破坏他们爱情的少女: 一个是有金锁的薛宝钗,一个是有金麒麟的史湘云;不仅她们所拥有的金器正巧和“金玉良缘”相符,而且她们自身的魅力亦足以使得宝玉动情。其中特别是薛宝钗,她对宝玉有一种难以抵御的诱惑力。宝玉心里虽确有(林)妹妹,但往往“见了(宝)姐姐就把妹妹忘了”。这怎能不叫黛玉心中充满了警觉,不断地对宝玉投不信任票呢?!

  还在小说第八回,当黛玉来到宝钗家里,看见宝玉已在那里时,她便明显流露了不满:“早知他来,我就不来了。”以后宝玉听从了宝钗的劝告,不喝冷酒,这更使她感到不快:“我平日和你说的,全当耳旁风;怎么她说了你就依,比圣旨还快些!”

  第十九回,宝玉在黛玉房里说笑,宝玉因说黛玉身上有香味,黛玉便触着心病,问宝玉:“我有奇香,你有‘暖香’没有?”宝玉一时未解,因问:“什么‘暖香’?”黛玉点头叹笑道:“蠢才,蠢才!你有玉,人家就有金来配你;人家有‘冷香’(按,指宝钗吃冷香丸),你就没有‘暖香’去配?”
红楼梦林黛玉结局之死 为爱情而生为爱情而死

  第二十回,宝玉正在宝钗处顽笑,因听说“史大姑娘来了”,他抬身就走。宝钗让他等着一齐走,二人同来至贾母这边。黛玉知宝玉从宝钗处来,就冷笑道:“我说呢,亏在那里绊住,不然早就飞了来了!”两人因此引起一场赌气。后来宝钗又把宝玉拉走,这更使黛玉伤心不已:“横竖如今有人和你顽,比我又会念,又会作,又会写,又会说笑,又怕你生气拉了你去,你又作什么来?死活凭我去罢了!”

  第二十八回,宝玉要瞧宝钗左腕上笼着的红麝串子,宝钗褪下串子时,宝玉在旁看着她“雪白一段酥臂,不觉动了羡慕之心”;再看看宝钗的形容,比黛玉“另具一种妩媚风流,不觉就呆了”。这使黛玉很不高兴,她取笑宝玉为“呆雁”,将手里的手帕一甩,向宝玉脸上甩来;一场不快以喜剧的方式了结。

  紧接着,第二十九回,又因张道士提亲、宝玉拿了张道士送的一只金麒麟,以及金玉之说等等,两个人都用假意试探,以致一个心反弄成了两个心,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: 一个下死力砸玉,一个大哭大吐,并因此惊动了老太太、太太;后宝玉把“好妹妹”叫了几万声,说了许多亲近的话,这场风波才告平息。

  ……
红楼梦林黛玉结局之死 为爱情而生为爱情而死

  用不着再举很多,像这样风风雨雨,“三日好了,两日恼了”的微妙关系,贯串了他俩相处的全部过程,贯串了小说的整个始终。

  爱情是这样地使黛玉感到痛苦,那她什么时候尝到过甜蜜的幸福呢?难道爱情对她永远只是一杯苦酒吗?

  当然不是。对于恋爱中的少女来说,痛苦和幸福,烦恼与欣慰,永远是一对孪生姐妹。不仅苦中本就存在着欢乐,而且更有苦尽甜来的时候。

 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你是人间的四月天

诗歌之旅

   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。流浪在拉萨街头,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。与玛吉阿米的更传神,自恐多情损梵行,入山又怕误倾城.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. ---仓英嘉措